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7.骗子(八)
    本站域名:"qianqianxsw.com"
    夜里素容从商沉门外搬回了自己房中。

    商沉本就知道他有长大的时候,总以为断断续续至少到十八,想不到十七出头就不能继续了。前几天素容还说喜欢睡在他屋外,转脸就说要疏远,商沉想了许久都想不出究竟是为了什么,只能作罢。

    素容次日夜里在自己房中又做了一次羞耻事。那天泉水中的失控,他已经看清了自己想要什么,他不想这样,可他忍不住。这天夜里低低叫着他的名字,闷闷地将头埋在被中,咬着被角缝着的黑线“商”字,眼睛里含着泪,把不敢出口的感觉小心释放出来。他如今该怎么办?商沉在他身边说话都能让他生出不该有的感觉,他的手摸着自己的时候,他只想哭。

    他现在仅有的希望,便是商沉也对他有一样的感觉。

    有么?

    清晨的例行打扫还是要做的,素容将院子里的落叶扫起来,堆作一堆,蹲下来收拾时,只听见沐浴房的门突然间打开,商沉一身湿气走出来,险些撞上他。

    素容低着头叫一声:“师尊。”

    “扫地呢。” 商沉也淡淡地回一句。

    说完这话之后两人无话可说,商沉自落叶堆前绕行,只听素容又在他身后道:“师尊夜里睡得可好?”

    好不好关你屁事。翻脸无情的狼崽。

    商沉一声不吭地继续前行,只听见素容又说:“昨夜师尊房中的灯四更未熄。”

    “是么?” 商沉垂着眼,“最近是多事之秋,半夜起来看看书。”

    说完这话他又要走,素容站着不动,忽然间转身拉住他的袖子:“弟子愿为师尊施术安神。”

    “不必。” 靠人不如靠己,以为收了个好徒弟能过几天舒坦日子,一直疼着他哄着他,结果人家还不是说不干了就不干了?

    “师尊。” 素容的喉头有些哽,“师尊夜里为什么睡不好?”

    是不是因为自己,是不是?他要同师尊疏远,师尊难受了,是不是?可以不疏远的,只要商沉愿意,只要他点个头,他们可以要多亲密便有多亲密,即便偷偷摸摸没人知道也没关系。

    商沉深吸一口气:“今天我要同你扶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