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5.第一百九十四回
    给正版天使么么哒  下身着长裤, 不穿鞋袜。

    角抵之术的比赛规则和现代相似, 各自一手扣住对方的腰,一手扳对方的腿,相互用力, 身体先着地者为输。

    屋子里没有暖炉, 地面上也没铺什么毯子。

    对于这个屋子, 贾赦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冷……

    要脱衣服呀……

    贾赦看了看外面的天, 这小风刮的,屋里也不生个暖炉什么的, 冻死个人啊。

    拿着秦漠递过来的衣服, 贾赦心里不管怎么抗拒,“投其所好”红包都会强迫让贾赦穿上。

    贾赦认命了, 四下看看, 上哪里换衣服?

    他四处张望的时候,秦漠就在贾赦面前开始脱衣服。

    都是男人, 相互之间没有什么好避讳的。

    这么冷的天,秦漠就穿了一件外衫和里衣。

    贾赦愣住, 站在那里不知该如何动作,可能对于秦漠来说男子之间赤/裸相对没啥, 可是作为老司机贾赦, 他就特别容易想多了。

    上辈子做纨绔子弟的时候, 他没少和狐朋狗友去花船上去浪。

    南朝的花船不止是女人的天下, 男子不在少数, 男花魁的勾/人指数绝对不比女子差。

    贾赦也点过,而且还有一次不可描述的体验。

    自此以后,贾赦就觉的自己无法直视男人之间的关系了,男女之间要授受不亲,男男之间也要授受不亲呀。

    贾赦愣神的时候,秦漠已经把衣服换好,他只穿了一条黑色长裤,上身赤/裸,肌肉的线条甚是流畅,八块腹肌,还有人鱼线。

    看着这般的秦漠,贾赦有一时间的愣神,愣神的原因并不是因为秦漠充满男性荷尔蒙的身材,而是贾赦在想,他这一拳下去,自己会被摔成啥狗模样?

    “贾公子莫不是不喜在外人面前换衣?”秦漠走到贾赦面前,低头对贾赦说道。

    贾赦刚想点头,体内的洪荒之力就爆发了。

    为了讨好秦漠,贾赦要当一个不扭捏的男子,说脱就脱。

    “哪里哪里。”贾赦说着话就把长袍一脱。

    “秦公子又不是什么外人。”说第二句话的时候,贾赦把鞋袜一脱。

    “秦公子这个地方真是好。”第三句话,把上衣一脱。

    在红包作用的驱使上,贾赦是边拍着马屁变唤着衣服。

    秦漠没有回避,就站在眼前看着贾赦换衣服,目光从未离开过。

    本来很冷的贾赦被秦漠这般看着,突然燥热起来。

    贾赦脱的就剩一个裤衩了,此时他的内心真是万分的尴尬,不知为何会有一种自己被看光的感觉,可能真是和人的气场有关系,秦漠的气场太足,贾赦总有一种自己被压榨欺负的感觉。

    这是他这辈子加上上辈子第一次在男人面前自己脱衣服……

    且不是为了那啥,竟然是为了角抵。

    贾赦的皮肤本来就很白,穿着黑色的长裤就显得他更加白,不光白,看着还有点嫩嫩的感觉。

    腰身虽然纤细,但一看就是男子的腰,贾赦身上还是有点小肌肉的。

    不过和秦漠一比,贾赦这个小身板就太单薄了。

    秦漠眯了下眼睛,开始给贾赦的身材打分。

    皮肤太白了,不男人。

    腰太细了,不男人。

    没有肌肉,不是男人。

    结论,贾赦的身材太娘,要好好的调/教才是。

    贾府对贾赦在怎么不重视,贾赦也是养尊处优长大的,是个精致的汉子,不像某人是糙汉,这大冷天的,就穿一长裤,即便红包功能再怎么强大也抵不住身体的本能反应,贾赦身上冻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别说,秦漠的体格是真好,两人隔着一个人的距离,贾赦都能感觉到他身上的热乎气。

    这就应该是所谓的阳刚之气吧。

    不知道碰到是什么感觉,应该很暖和吧?

    估计贾赦的脑子是被冻的坏掉了,连红包都阻止不了他。

    心里想着,贾赦还就真抬起手来,他摸了下秦漠解释的胸肌,心道,“真是暖和呀。”

    暖和?这?啊!

    触着暖气,贾赦脑子里的冰化开了,整个人蹭的一下红了。

    他没有什么意思,他真没有什么意思,他就是有点冷……

    贾赦抬头,都不敢看秦漠的表情,“呵呵,秦公子身材真好,在下好,好羡慕呀。”

    “贾公子若是喜欢,秦某并不在意。”秦漠说道。

    果不其然,贾赦整个人变的通红。

    看到贾赦这般,秦漠心情是出奇的好,不得不说这真是秦漠的恶趣味,喜欢欺负人。

    “呵呵,秦公子咱们开始吧。”贾赦着实受不住这个尴尬的气氛。

    早晚都是被揍的命,早死早脱身。

    “秦公子,请。”贾赦对秦漠说道。

    角抵之术的规矩贾赦都清楚。

    秦漠上前,一把爪子贾赦的腰带,这个力度差点把贾赦给提溜起来。

    这秦漠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呀。

    贾赦也抓住了秦漠的腰带,两人之间没有一点空隙。

    从秦漠身上传来阵阵暖意,让贾赦不在哆嗦了。

    贾赦心道,“这个秦太师果真不是一般人,天真的冷这身上和下了火一样。”

    处于角抵之中,让贾赦暂时忘记了尴尬。

    没有给贾赦什么反应时间,秦漠直接上手,一手握住贾赦的腿,做势要把贾赦扳倒。

    这似乎是一场没有悬念的角抵。

    秦漠想让贾赦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角抵,摔的用力,疼的爽快,绝对不是贾赦心中的小打小闹。

    可是有红包加持的贾赦可没这么容易被打败。

    角抵虽然和力量有关,但不乏技巧加持。

    秦漠着实是太小看贾赦了。

    贾赦一脚落地,被半拎起来的身子转了一下,腿长就是有好处,另一只脚也稳稳落地,就势,贾赦用腿去扫秦漠的腿。

    这一系列的动作干净利落,完全没有给秦漠什么反应的时间。

    不想贾赦会有这么一出,秦漠承认他着实轻敌了,差一点中招。

    此时,秦漠忽然认真起来。

    贾赦这个技巧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学会的。

    本来秦漠以为贾赦说喜欢角抵之术完全就是为了讨好自己。

    说不定是提前几天找人恶补了功课,就是个刚入门的选手。

    秦漠认为,贾赦根本不会想到自己会应下与他切磋。

    且看贾赦这个小身板,一看就是长年不运动。

    所以他故意应下就是为了给贾赦一个教训。

    不想贾赦真的有两把刷子。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秦漠紧紧握住贾赦的腰带,在要倒地之时一个前倾,贾赦的鼻子撞到了秦漠的胸/肌。

    #比石头还硬#

    这一下让贾赦鼻头一酸,接下来眼圈开始泛红,眼泪要落下来了。

    这特么的算不算作弊!

    长的壮了不起么!

    我靠你大爷的!

    贾赦的胜负心被完全激发出来了,什么都不管了,他一定要赢了秦漠。

    要说人在胜负欲的刺激下能激发体内的潜能。

    方才还有如弱鸡的贾赦不知道哪里来了一股子邪门力气,让秦漠的脚差一点离了地。

    本以为是场无聊的角抵,不想会变的如此激烈。

    秦漠早已认真起来。

    陪练的那帮人被秦漠折腾不轻,都回去养伤了,好些时日秦漠都没如此畅快的来上一架,爽!

    秦漠对贾赦发起了猛攻,贾赦也不客气,用自己灵巧的技巧一一躲过,期间还像秦漠不断的发起攻击,两人可以说的上是不相上下。

    不过,从身形来说,的确是对秦漠有利,且还有一件事会让贾赦处在弱势,不管红包的技巧多么强大,人的体质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改变的。

    所以秦漠这比赛就算是赢了,也不是真正的赢,两人都不是一个重量级的选手,本来就有失比赛公平公正的原则。

    明显的,贾赦的右腿开始发颤。

    今个贾赦的腿负担着实不小,上午坐着一动不动,下午来秦漠这又被折腾了一下,这个时候小腿肚子抽筋就不奇怪了。

    贾赦忍着疼,心里还是一直想着赢,在红包的作用下,此时的贾赦就是一个真正的角抵之士!

    秦漠这个时候正提着贾赦的腰带打算往侧面倾,不想贾赦腿肚子抽筋一下子被秦漠给扳倒了。

    终于还是坚持不了,贾赦第一反应不是自己要摔成狗了,而是输了……

    眼看着贾赦要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这个时候秦漠下意识的用手护住贾赦的后脑勺,另一只手松开贾赦的腰带改为揽着他的腰。

    而后砰的一声,两人倒地,秦漠压在了贾赦身上……

    不知汴京何时出了这般的人物,贾赦是一点记忆都没有。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朝着贾赦这边走来。

    “敢问公子,这里的书桌是否有排位?”他问道,看样子是第一次来。

    贾赦明显闻到了女人的香气,上辈子在胭脂堆里混,贾赦这狗鼻子是相当的敏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