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先婚后爱:总裁别太猛》正文 第499章 我爱你,只是故事的开始
    ,

    认识了这样久,才这样慢慢的了解到彼此,原来是故友。

    “乐诗,我明天就要去自首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再见面,你的出现真好,让我认清了很多事情,也终于决定不再去做坏人了。”

    乐诗听到穆婷婷说要去自首的时候,心里五味杂陈,她一面是高兴,可是另外一边,也觉得心疼与不舍。

    乐诗握住了穆婷婷的手。

    “我会等你的,到时候也一定还是要回公司里面上班。”

    “好。”

    “乐诗,我那时候真觉得羡慕你,你的路从一开始走的就是对的,我却没有办法,从小就开始怎么做坏事当坏人。”

    “不过还好,我和你一起的小时候,让我知道其实我是个好人,所以我还有迷途知返的这一天。”

    “你会是我坚持下去的理由的,我会好的。”穆婷婷这样子说道。

    穆婷婷的眼睛看起来是非常的坚定和勇敢。

    “我就知道,你是这样的人。”

    “我真想劝你,其实不去也行的,但是我知道,如果要绊倒你的养父,一定也会伤害到你的,倒不如你先去自首。”

    乐诗觉得这样的结果她还是会觉得有些伤心的。

    穆婷婷突然从包里面拿出了一份文件。

    “这是我在程氏能够搜集到的最多的资料了,你和居沉一定不要放弃,一定要坚持把他打倒。”

    “不是说我一点儿良心都没有,程家把我养大,我心里自然有感激,只是这样的培养,对我来说,其实也是另外的一种伤害。”

    “我与其说没有得到亲情,只是在程家顺利且平安的长大了,只能说还算是幸运。”

    穆婷婷现在才开口说一些关于自己的事情,曾经这样子懵懵懂懂就过来,好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似的,就这样慢慢的都走过来了。

    乐诗在这个时候,眼泪再也没有办法可以忍受了,觉得支持不住了,伏在穆婷婷的膝盖上,轻声的哭泣了起来。

    穆婷婷也只是安静的流着眼泪,并不说话,本来生命中就是有这样的事情,是不能够改变的,生命的走向就是这样子的。

    “没事的,没有关系的,会好的。”

    “我们重新见面,已经是这么的幸运了啊。”

    穆婷婷笑着,乐诗是哭着的,但是两个人都觉得今天真好,今天晚上真是太过于美好了。

    之后,穆婷婷就真的去自首了,就这样结束了。而她交给乐诗的那些证据,也成为掰倒程氏的有力证据,让程氏再也没有回旋的可能了。

    乐诗站在这件事情的结束的地方,有着说不出的感受。

    好像是做梦一般的,但是都会越来越好的。

    程氏的事情总算是解决了很久了,很多事情都变得很顺利,居沉的公司也是蒸蒸日上着。苏澄觉得乐诗和居沉的婚事也差不多可以提上日程了。

    乐诗有些觉得不敢相信,婚礼还要准备很久。他们定的日子是半年之后,而穆婷婷虽然被判了三年的刑,但是因为她表现良好,所以变成了一年。

    这样算来,乐诗的婚礼,穆婷婷也能够准时出席了。

    这一天,居沉和乐诗要一起去挑婚纱。

    明明还不是最最重要的日子,但是乐诗已经开始有一些紧张了,不知道到底是如何的。

    “怎么办,会有一点紧张?”乐诗抬头看着居沉,重要情不自禁的就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紧张什么,嗯?”居沉故意问到,但是却握紧了乐诗的手。

    “可能担心不好看吧。”乐诗笑着回答到。

    “怎么可能会不好看?”居沉才觉得乐诗是瞎说。

    “你在我心里面,全世界最好看了。”居沉笑着说道。

    “你们俩可别腻歪了,快好好挑挑吧。”这样重要的日子,高曼文这个热心的跟屁虫也一定要过来,顺便也要来试试她的伴娘服。

    而林逸在旁边,也只是来凑个热闹,李知微也是要一起试衣服的,他在旁边也很期待能够看到李知微穿的漂漂亮亮的。

    高曼文甚至是有一些心酸的,这样恩爱的两对都在自己的面前,都是甜甜的。

    眼前的各种婚纱好像是梦一样的,各种各样的都展示在面前,乐诗都不知道该选哪个款式好了,而这些女孩子们看着这些裙子,小时候的公主梦,好像在这一刻又被激发出来。

    当乐诗正犹豫不决的不知道该选哪一条作为自己的婚纱的时候,高曼文和李知微已经选了好几条的样式出来。

    “别纠结了,今天就试个够吧,机会难得。”高曼文眨了眨眼睛。

    乐诗的脸上泛起了红晕,她有些害羞。

    “那就先这一件吧。”李知微手上拿的,是一件长袖的,但是都点缀满了蕾丝的婚纱,看起来十分的端庄。

    好像是无头苍蝇的乐诗也就点头了。

    李知微和高曼文也跟着一起进了更衣室,帮忙乐诗一起换婚纱。

    居沉和林逸在外面居然一点儿都不知道应该先做些什么事情会比较好,就傻傻的在外面等待着。

    看着居沉面色有些严肃,林逸忍不住的觉得奇怪。

    “这也会觉得很紧张吗?”

    “你可以试试。”

    “等下李知微也会试伴娘的礼服,你紧张吗?”居沉这样一问,林逸也不知道回答什么。

    刚刚好不容易才平复的心情,在此刻又被居沉给挑了起来,对李知微的伴娘服的期待值又上升了起来。

    试穿婚纱比平日里去买衣服还需要花上更长的时间,也充分消耗着新郎的耐心,但是居沉却是不一样,没有半分的不耐烦的样子,只是静静等待着。

    一直到帘子里面也出现了声音,有高曼文和李知微的笑声,也有乐诗的小声说话,就好像是电影里面的画面,那帘子的后面,藏着的是居沉的新娘,是他后半生要一起走过的人。  乐诗在帘子后面,在这一层薄薄的布后面,知道外面就是居沉,反而也变得紧张起来。这样正式的一件礼服穿在自己的身上,乐诗对着镜子看了又看,都觉得不真切。包括身边,李知微和高曼文的疯

    狂赞美,也让乐诗觉得自己已经晕头转向了。

    当帘子被徐徐拉开的那个刹那,就真的好像是被营造成了电影的画面,乐诗是这之中的主人公。而居沉,就在面前,早已经准备好了一切,站在她的面前,等待着她。

    乐诗有点不好意思抬眼睛去看居沉,因为觉得害羞,而居沉也不知道说什么话好,乐诗今日的美丽,似乎比平时都要更加的动人。

    “真好看。”当大家都这样站着的时候,突然苏澄的声音传了过来。乐诗和居沉都非常的惊讶,根本不知道她会过来。

    “妈,你怎么来了?”居沉没有想到母亲也会过来的,他原本收到她的消息,原本以为她只是表示一下关心,没有想到原来是为了过来。

    “我不能过来吗?”

    苏澄反问到,但是她的眼睛一直都没有离开过乐诗的身上。  这件婚纱实在是很适合乐诗,点缀的蕾丝让乐诗看起来修长而又高雅,身上的气质是十分的迷人。刚刚苏澄一进来的时候,看到空气中都是安静的,而不擅长表达的居沉明明眼睛里面都是惊喜,却又

    说不出话。

    苏澄这才开口打破了这样安静的画面。

    “别这么草草的定下来吧,说不定有更加适合乐诗的。”李知微还没有看够这一场换衣秀。

    “对啊,这件露背装我看是很好看,要不要试试?”高曼文对于自己手上这一件婚纱非常的有兴趣,她很想看看乐诗穿这样性感的礼服。

    “我不适合。”乐诗还没有试,便拒绝到。

    “别这么扫兴,也没说一定要你就拿这套结婚啊,你试试吗?”高曼文不依不饶。

    “我背后有个胎记,不好看的。”乐诗索性就直接的说明了情况,的确她身上有一块胎记,不太好看。

    这句话倒是让苏澄的心里抖了一下,乐诗是个孤儿,身上又有胎记,这样巧合的两件事情,苏澄想,会不会和自己,是一个巧合。

    “这胎记,该不会是心形的吧。”苏澄让自己的内心情绪不要太过于激动。

    “您怎么一猜就准啊!”乐诗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居然苏澄一说就说了个准。

    接下来,大家看到苏澄的脸色都变了。

    “孩子,能不能给我看看。”

    “好。”乐诗点点头,和苏澄一起进了换衣间。

    当乐诗再一次的从更衣室出来的时候,是搀着苏澄出来的,乐诗一点儿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苏澄看到自己的胎记以后就开始流眼泪。

    居沉他们看到这样的情况也觉得非常的惊慌。

    连忙把苏澄扶到了沙发上面。

    “快,把你爸爸叫过来。”

    秦励铮接到居沉的电话是十分的意外的,以为苏澄出了什么事情。到了婚纱店,看到苏澄完全就是没有力气的躺在沙发上面,原本她的眼泪,在看到秦励铮的时候,又迅速的掉下来。

    “怎么回事?身体不舒服吗?”秦励铮又觉得不像是身体不舒服。

    “秦韵。。。。。。”苏澄的嘴巴里面说出了这两个字,就再也没有办法说下去了,她不敢相信,也不敢去确认。

    秦励铮听到这个名字也瞬间是愣住了,而居沉也是在这一刻明白了为什么苏澄变成了这个样子。秦韵,这个名字,从来都只是听过,而不知道到底是谁。

    而居沉来到秦家的理由,便是为了报答秦家对居家的恩情,才代替秦韵,为了缓解苏澄对她小女儿的思念。

    而现在苏澄的意思是,乐诗就是那个一直没有被找到的秦韵。

    乐诗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而秦励铮还算是有些理智。

    “婚纱,就下次另外改时间再试吧,乐诗,我有话要和你们说。”

    大家的场地就改到了另外的地点,回到了秦家。

    苏澄稍微恢复了一点神智,不再那么的崩溃。而秦励铮也不知道要如何讲这件事情,这件尘封已久的往事,在这个时候,终于又被重新打开了。

    乐诗就在往事的回流之中,了解到那个时候的故事。

    居沉和乐诗的婚礼,都是大家的焦点,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大家已经开始期待了。

    而另外一种焦点是,乐诗的身份,是以秦家女儿的身份,好像是一夜之间突然来的消息,乐诗是秦家二十多年前丢失的小女儿,这件事情被火速的传了开来。

    乐诗永远记得那天下午,她和苏澄的亲子鉴定报告出来的那一刻,自己的眼泪和苏澄的眼泪,两个人迅速的抱在一起嚎啕大哭了起来。

    乐诗不敢去相信,这个她生命之中,总是被她想象成母亲的模板的她,居然真的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好像这一路过来的辛苦都变得非常的值得了。

    而苏澄也是把乐诗抱在怀里面,哭着说,“我的孩子。”这好像是梦。

    秦励铮在一旁也连连的抹眼泪,而秦墨和秦颜,看着失而复得的妹妹,也百感交集。

    居沉和乐诗的婚礼是小型的,故意只是叫些好友和亲戚,是小小的聚会。

    是露天的,场景里铺满了白色的气球,与绿色的草地相得益彰,是干净的,是纯粹的。

    乐诗挽着秦励铮的手,慢慢的步上红毯,乐诗觉得自己紧张的快要喘不过气来,,

    居沉穿着西装,站在红毯的那一段等待着自己。明明已经看过了无数次他穿西装的样子,但是在这一刻,乐诗的心仍然为他砰砰砰的直跳,为他心动着。

    而居沉在那一边,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背后是一片阳光,幻化成无数的温柔。

    乐诗的背后,是伴娘们,是李知微,是高曼文,是穆婷婷,是一路走来,都珍惜的女孩子们,而她们也终将会得到属于她们自己的幸福。

    “我愿意。”当彼此都对着誓词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好像一切也都在此刻静止了,乐诗的眼睛已经开始变得有些湿润,觉得想要流眼泪。

    而李知微,高曼文她们早就在底下哭的崩溃了,乐诗走向居沉的那一刻,说我愿意的那一刻,都是触动眼泪的那一刻。

    “可能是命中注定,有很多话我不善于表达,可是在这样的场合,我也想要说一次。”居沉的话才刚刚开了一个头,乐诗的眼泪就已经开始了。

    “遇到你真好,从第一眼开始,就已经偷偷的在心底里面确定了。真好,你给我这个机会。”

    “一定是命运把你带给我,以我这样的性格,你们也是知道的,可是遇到你,都不一样了。我看到了不一样的自己,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心情,为你紧张,为你担心。”

    “就连现在你这样子站在我的面前,我也都觉得紧张,觉得欣喜。”

    “乐诗,秦韵,我爱你。”

    居沉的话听起来还有一些磕磕巴巴的,大家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稍稍不自信的,对别人万分肯定的居沉。

    每个人心里都明白,居沉被乐诗吃的死死的。

    而乐诗的眼泪汹涌,根本不知道该回应什么,也说不出话来。

    她只是慢慢的靠近居沉,轻轻的踮起了脚,抬头亲吻了居沉。

    还有什么能够比这一吻更加能够表达她的爱意呢?  我遇到你,便是故事的开始,而爱你,远不是故事的结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