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87 欢笑不断
    穿着全新战甲的凯奇,满头大汗、瞳孔震动,视线惶恐不安地四处晃动着,那惊慌失措的表情看起来随时都可能直接呕吐出来,“听着,伙计,我真的不是这块料。”

    “是的,我也从来不曾玩过三人行,但如果你可以帮我找两个女人来,我绝对可以搞定。”正在帮忙凯奇完成战甲装备的格里夫,一脸淡定地说道——

    电影院里响起了一片低低的笑声,因为饰演格里夫的赫然是保罗-沃克,大屏幕形象一向健康阳光的保罗,突然看着保罗一本正经地说段子,那种违和感着实让人忍俊不禁。

    “呃,听着,基梅尔。”凯奇着急地呼唤住了准备离开的格里夫,这让格里夫眨了眨眼,投来了一记无语的视线,“我叫格里夫。”

    凯奇立刻睁大了眼睛,迫切地呼喊着,“格里夫,格里夫,你听我说。你想想,我可能会误伤到自己人。”凯奇举起了自己手臂之上的巨型枪管,吓唬人一般地朝着格里夫伸了伸拳头,这让格里夫条件反射地往后闪了闪,身后的其他士兵们传来了一片哄笑声。

    凯奇无辜地耸耸肩,用恳切的眼神说道,“看吧,这就是我的意思。”

    格里夫却是一脸懵逼的表情,仿佛在打量一个傻子,“你的枪支有保险装置。”

    “啊?”凯奇呆住了,扑闪扑闪着眼睛,“保险装置在哪儿来着?”

    对比电影开篇之时,在电视新闻节目里侃侃而谈的凯奇,自诩推销了成千上万套最新装甲,却连保险装置都不知道在哪儿,那种强烈的反差,搭配蓝礼恰到好处的表现,整个放映厅再次响起了一片低低的笑声。

    盖文喜欢这部电影,目前为止,画面的肃杀和阴暗透露出一股紧张和压抑,这也是保罗-格林格拉斯最为擅长的部分;但观影却十分流畅舒服,演员的表演细节注入了一种淡淡的幽默感,在不影响剧情推进速度和整体风格的情况下,牢牢地抓住观众的注意力,丝毫没有时间流逝之感。

    与“抗癌的我”相比,“明日边缘”似乎才真正地挖掘出了蓝礼身上的幽默表演细胞。

    穿上战甲之后,犹如鸭子走路一般的凯奇,在士兵队伍之中格外显眼,站在不远处的福特和昆特低声吐槽到,“呼,看来昨晚真是受罪了。”

    即将搭乘战机之前,离开队伍、落荒而逃的凯奇,被基梅尔和格里夫犹如捉小鸡一般,抓回了队伍之中,凯奇满脸懊恼地耷拉下了肩膀。

    距离降落作战还有六十秒倒计时之际,凯奇这才恍然大悟,不断琢磨着自己手中的战甲设置,一脸茫然而慌张地询问到,“保险装置,我怎么打开保险装置……”然后下一刻,脚底下的甲板就打开了,凯奇吓得抬起了双腿,所有话语都硬生生被掐断。

    仿佛失控的木偶一般,在空中晃晃悠悠了一大圈,转得头晕脑胀之后,终于成功落地,然后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突然,基梅尔就冲了过来,“白痴!”狠狠地将他撞开,下一刻,凯奇就直接飞了出去,回过头,基梅尔所在的地方就砸了一架坠毁的飞机,直接将他吞噬。

    凯奇懵逼地站在原地,僵硬在半空的右手,指了指火焰燃烧的废墟,又指了指身后正在前进厮杀的队友,那双眼睛透露出无助和困惑,还有满头问号,浑身上下都在散发着同样的信号,“刚刚发生了什么?”

    身后的战火还在弥漫,在求生本/能的支配之下,凯奇懵懵懂懂地迈开了步伐,身边就是一个个倒下的士兵,枪林弹雨之中,他甚至忘记了闪躲,专注地研究着手中的保险装置,调着调着,居然就变成了日语,“你好!”那欢快的招呼声甚至还带着一丝撒娇式的娇嗔,凯奇眨了眨眼睛,再折腾了两下,然后就变成了汉语,“你好!”

    那双深褐色的眼睛清楚地写着:这他/妈/地都是什么事儿?

    “噗嗤”,虽然盖文知道,在惨烈的战场之上,一个个生命正在消失,此时不是爆笑的时候;但仿佛菜鸟一般钻入战场的凯奇,却全方位显得格格不入。

    从第一秒开始就是如此,清奇的画风和无数的问号,营造出了一种黑色幽默的笑容,一个又一个幽默的叠加;最后,在那播音员式的汉语版“你好”之中,还有凯奇的那张表情,全面爆发了出来,盖文再也忍不住,重重地拍了拍大腿,笑声直接爆了出来。

    幸运的是,盖文不是唯一一个。

    整个电影院之中,稀稀落落的笑声始终不曾间断过,哪怕没有笑出声,上扬的嘴角也还是泄露了内心的愉快和轻松;此时,那违和感强烈的日语和汉语先后展开攻击,笑声就再也维持不住了,于是,所有人都欢快地大笑起来。

    站起来摔倒,摔倒站起来,然后再次摔倒,凯奇干脆就趴在沙滩之上,学着鸵鸟的姿态,将脑袋埋在沙子之中,头盔都掉落了下来,露出了那张俊朗的面容,却惶惶不安地打量着眼前的人间地狱景象,然后,他就看到了“凡尔登天使”,丽塔。

    丽塔挥舞着一把将近半人高的大刀,乒铃乓啷地英勇杀敌,着实凶悍,飒爽英姿在漫天尘埃之中让人目眩神迷,慢镜头和快镜头的熟练切换,勾勒出一抹诗意的壮烈;随后立刻加速,在黄沙、鲜血和蓝天之间折射出了现实的残酷和血腥。

    盖文不由自主就点了点头,表示称赞。比起迈克尔-贝来说,保罗-格林格拉斯的镜头调度显然优秀了两个档次,没有滥用慢镜头,而且充分展现出了战场的真实感。

    连续斩杀了几名敌人之后,丽塔注意到了贪生怕死的凯奇,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犀利,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凯奇,两个人四目交接,时空仿佛瞬间陷入了暂停,但仅仅只是刹那而已,一枚流弹袭击而至,狠狠地击中了丽塔的背部。

    丽塔,当场死亡,就在凯奇的身边。

    耳边传来了空灵的回响,仿佛上帝视角一般,凯奇瞪大了眼睛,写满了莫名其妙的茫然和困惑,“搞什么……(hat-The……)”,凯奇犹如见鬼一般咒骂到,第三个“F”开头的粗口没有骂出来,但放映厅里的不少观众都自发性地补全了,于是,现场就响起了一片低低的粗口。

    难道詹妮弗-劳伦斯不是女主角吗?那为什么她饰演的丽塔,登场不到两分钟,居然就挂了?这搞什么呢?更进一步,战无不胜的凡尔登天使就这样香消玉殒了?那人类对抗外星人要怎么办?难道要男主角凯奇全程开挂吗?

    等等,就是刚才那个差点被吓尿的凯奇吗?

    盖文不由再次抿了抿嘴角,这种荒谬的喜感到底是怎么回事,笑容似乎根本停不下来。

    凯奇终于再次站了起来,迈着那别扭的鸭子脚步,一扭一扭地朝前迈进,但就在此时,士官法瑞尔再次出现了,他抓住了凯奇的后衣领,“二等兵凯奇,你走错方向了,你就要错过自己一生一次的发光机会了。”

    原来,凯奇不是转性了,而是选择了逃跑。那瞪圆的眼睛透露出一股郁闷的懊恼,仿佛考试作弊的学生被老师抓到了一般,着实太过滑稽了,盖文不得不低下头,捂住了嘴巴,低低地笑了起来,耳边还传来了放映厅里此起彼伏的低笑声。

    “见鬼,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不应该知道我们的计划才对。”格里夫看着眼前的一片灾难,百思不得其解地惊叹道。

    福特费劲地将脑袋从沙堆里拔了出来,“我们进入了屠宰场,这到底怎么回事?”

    法瑞尔带领着J小队重新聚集,开始安排战术分配,每一名战士都肩负着任务,而凯奇呢?

    “我的保险?我的保险?谁知道我怎么打开保险?”凯奇站在原地不断打转着,却没有人理会他,那无头苍蝇的模样着实让人哭笑不得。

    所有队员们都已经各就各位,准备给正面袭击而来的敌人们,迎头痛击;但凯奇还是站在后面,不断调整着自己的设备,对着听不懂的汉语,试图找到自己的保险设置。就在此时,凯奇注意到自己脚底下的沙子开始下陷,然后就看到了外星人的触角,他眨了眨眼睛,愣了愣,一秒,两秒,这才开始呼喊起来,“嘿!嘿!”

    除了这一句,似乎就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只是在茫然地呼喊着。于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就开始了,整个J小队全军覆没,求生本/能支配着凯奇的肾上腺素,他开始不断调整着设备,一次,又一次,终于打开了保险装置。

    下一刻,凯奇就不管不顾地朝着敌人疯狂射击——但,一点准星都没有,只是无差别攻击,幸运地打死了那个外星人,死里逃生的喜悦让凯奇欢快地大笑起来,“哈!哈哈!现在谁才是那个男人?”

    话音都还没有来得及落下,另外一只外星人就出现了,远远比刚才那一只更大,单单体型就大了三倍以上,死亡阴影就在脚边徘徊,嘴角的笑容没有来得及消散,瞬间就变成了懵逼状。

    手里的枪支因为盲目扫射,现在还在重新装弹的阶段,无法射击,凯奇小心翼翼地左右打量着,然后看到了格里夫之前绑在胸前的炸弹,慢慢地、慢慢地抓了过来,但那只庞大的外星人发现了凯奇的动作,瞬间飞扑过来。

    凯奇只来得及举起了炸弹,放在身前,紧接着外星人就撞击了过来,“砰”的一声爆炸,一股银蓝色的血浆炸裂开来,然后快速地将凯奇的脸颊和脑袋完全溶解!

    “什么鬼?男主角也挂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