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83 意识扩展
    ,

    修行讲究四种助道法:财、法、侣、地。从道书中看到这一句后,赵明意在仔细的研读一下,发现不仅仅是修行,一切干大事情的都需要钱财,方法,同伴和据点。在自己仔细思考了一会,赵明意抬头对自己的师傅问道:“师傅师傅,我们的钱够不够啊,我会不会吃穷你,还有我们的门派养得起我们吧。”

    “你给我闭嘴,将善水经抄写六十遍。”孙衍道赵明意怒斥道。同时抬起手,一股虚力将赵明意的头按进了马车厢中,就像将小鸡按回笼子一样简单干脆。

    做完了这一切,孙衍道恢复了肃容笑了笑说道:“师,师,师兄,我这弟子让你见笑了。”这位面如玉,无须的人(名杨衍月)面带微笑说道:“师弟,这次出门竟然收了一个弟子,实在是出乎为兄的意料之外,师门中二师兄和三师兄这三十年都收了几十个弟子了。其他师兄弟也都有了传人,唯独你形单影只,嗯,今日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杨衍月看到车内探头探脑的赵明意,微微招了招手。

    而赵明意则是不放心的看了看孙衍道,孙衍道说道:“劣徒,快下来拜见你师伯。”孙衍道一边训斥,一边用眼神暗示赵明意老实一点。

    赵明意立刻跑下车,按照规规矩矩的礼仪拜见师叔,尽管这位穿着男装的师叔胸部微微突出,腰部也纤细了一些,身上还有股香味。赵明意该装傻还得装傻。至于一旁的的师傅生怕自己丢了他脸的样子。很显然眼前的师伯和他的关系很不一般。

    聪明当然是有好处的,不过卖弄聪明没好处。这时候要是点破,嗯,回头受罚就是实实在在的了。自己现在少说话,说多了,暴露多了,自己山村出生,或许会很不利。

    赵明意按照记忆中的那一套标准,认认真真的行了拜见长辈的礼仪,并且中规中矩的说道:“师叔好。”

    杨衍月点了点头从长袖取出了一个白玉模样的坠饰,递交到了赵明意面前,赵明意看了看孙衍道,孙衍道微微点了点头后,赵明意才放心手下,但是在接触到这个东西的时候,全身的真力颤动起来,。就像自己的身上的一些弦被被拨动一样,这些弦在肌肉上,在骨骼上,甚至是在皮肤上。

    杨衍月睁大了眼睛,看了看赵明意,然后抬起手直径朝着赵明意头上点过去,一旁的孙衍道想要阻止,却被杨衍月另一只手拍了回去,在触碰的过程中空气中荡起了波纹。

    几乎是白驹过隙的时间内,杨衍月收回了手,扭头对孙衍道说道:“你这弟子我要了。”看着满脸纠结,想反驳又不知道如何反驳的孙衍道。杨衍月面带笑容逼向了孙衍道。孙衍道不由得说道:“这个,这个。”

    而这时候赵明意出声了,用执拗的声音:“师叔,我已经拜过师了。”

    赵明意的声音打破了尴尬,杨衍月转头看了看赵明意露出了一个迷人的笑容说道:“拜我为师的话,我给你买糖吃。”

    赵明意嘀咕道道:“可是我已经拜过师了。”虽然表现的很纯真,但是赵明意脑海里想的却是很复杂,旁人看不出来,甚至自己那个师傅也没看出来,这位杨衍月师叔,在说“这弟子我要了”的时候,看着孙衍道的目光闪过的是狡狯的神色。。结合前面的情况,这位师叔很很显然是在逗自己的这个师傅。

    自己这个师傅方寸大乱,没有发现细节,但是赵明意作为旁观者是很清楚的。而在这个时候这位师傅的教诲出现在了自己的记忆中。修行者要时时刻刻的明性查理。这些教诲赵明意都是本着消灾避害的来信从。

    此时这位杨衍月在试探这位师傅,但是牵扯到了自己,自己的做出的表现也是一种选择福灾的时候。对面这位师叔只是在试探罢了,自己必须表现正确。

    在杨衍月让人萌然心动的问了 几次后,赵明意理智的在心里重复道:“利令智昏,利令智昏,利令智昏。平平安安才是真,安稳才是好。”

    其实赵明意面对这个考验的时候心里本来就没有多少躁动。因为这些日子这位师傅的在这么多天的照顾。不可谓不用心对待。从感情上就没有改换门户的想法。

    赵明意看着杨衍月第三次用十分确定的语气说道:“师伯,我已经拜过师了。”

    杨衍月宛然一笑,摸了摸赵明意的头说道:“真是个好孩子。师弟,为兄我这次恭喜你了。”

    孙衍道苦笑对了杨衍月,说道:“师兄别捉弄我了。我们进去吧。”

    杨衍月打开了纸扇摇了摇进入了面前的府邸,而孙衍道拉住了赵明意的手,低声说道:“跟紧我,少说话。”

    赵明意立刻悄悄的说道:“师傅,师傅。”

    孙衍道扭头疑惑的问道:“什么事,快说。”

    赵明意说道:“善水经,我会背了,不抄了行吗?”

    孙衍道敲了赵明意头,在赵明意低声痛呼中,用教训的语气说道:“抄书百遍,其义自现,不准许将几支笔串在一起抄。”当赵明意一脸丧气后,孙衍道补充说道:“抄三遍,晚上我给你授课。”赵明意立刻脸色转喜。

    在这个高门大阀的府上举办的是一场法会,作为道童,赵明意就站在孙衍道身后,赵明意到是想换一换脚,但是看到气氛不对,所有的其他道童都犹如站桩一样站立着,赵明意也就不敢扭动身躯了。话说要是给师傅丢脸那就不好了。

    在这场法会上,赵明意发现了几个有意思的地方。首先头上竖着发髻(俗称牛鼻子)都相互称呼为师兄师弟师兄,而另一派人则是相互称呼为同学,道儒有别。

    而道门这边尽管相互称呼师兄师弟,亲疏有别。杨衍月和孙衍道很显然更像是一个师门的,至于其他称呼师兄师弟的,貌似都是不同派别的。(天下道门是一家。天下儒士皆为圣人门下)

    法会上人们谈笑风生,但是似乎在谈笑中,也充斥着言语讥锋,但是赵明意听不懂他们的意会的语句,至于猜心思,赵明意是会猜的。不过猜心思是很累人的,“自己的师傅在一旁优哉游哉的品茶。很显然和没事人一样。自己又瞎操什么心。”

    不过这委实比较无聊,赵明意偷偷的朝着后面占了几步,准备靠在柱子上眯一会,突然听到一阵熟悉的咳嗽声音,赵明意只得激灵的站立起来打起精神当起来花瓶。

    至于其他道童则是怪异的看了看赵明意一眼。几个月之后赵明意才知道,能够随着师傅出席法会的都是亲传弟子。作为亲传弟子是要传承衣钵,作为众多师弟们的表率。这么站没有站相,怎能在门中其表率作用。

    不过赵明意实在是无聊的很,在呆呆等待中,然而就在这等待中,突然脑海冒出了信息。在空白后另一种感觉另一种一个人的视觉记忆突然跳跃在了出现在了自己的大脑中。

    在经过了短暂的不熟悉后,赵明意立刻确定了,这不是别人,这也是自己,一样的谨慎小心,一样的对危险警惕。一样的心里装着使命,那是另一个天地(宇宙飞船)中的自己。

    这是异变,

    在先前,自己进入这个位面后,只有穿梭艇的主意识有预演能力,每一个飞船上的的自己是一个个分意识的电子信息先折跃到穿梭艇主意识脑芯片中,然后再折跃到其他飞船上个体的脑海中。而现在各个飞船中的意识思维中信息开始了直接折跃,跃过了穿梭艇的这个步骤。赵明意直接对接了那艘飞船上另一个自己的的思维。

    那个自己似乎是躲在一个地窖中,而外面似乎有大量的披着铠甲的士兵在烧杀劫掠。赵明意随后感觉到,不仅仅是自己这边的意识感应到那边的自己有危险,还有几个自己(其他飞船上的意识)也对接了那个遭遇违纪的意识。因为自己下意识的想办法,寻找柴刀。立刻引起了回应,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自己的脑海中,好多自己回应自己的感觉。

    当众多自己相互回应后,赵明意立刻福灵心至,开始感应那个自己的心里的困惑和恐慌,而其他几个自己也开始分工以此开始专注那个正在遭遇恐慌的自己的心里的情况,开始为那个自己找到一切可以解答的答案。

    现在绝不是慌乱的时候,决不能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添乱,各个飞船的分意识在出生后没有了预演能力,但是在现在第一时间完成了身为    自我一员的自觉,每一个自己第一时间不是试图主导那边的意识,代替那边的自己执行指挥之责,而是试图尽职尽责。

    唯一能作为主导的,就是那个身临其境的意识,而现在赵明意只作为辅助,冷静的分析一方面的细节,自己思考的信息会折跃过去的。不只是赵明意,其他几个卢安的自我也在这么做。

    “自己一定要活。这是就是垂死挣扎”赵明意感应着那个边的自己所能感应的温度光线以及身上的汗水呼吸,一边开始了全神贯注的思考。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