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19、酒后吐“真言”
    “卧槽!你骂谁呢?”这男的正一肚子火气没处撒,听到张义仁问他是不是傻,顿时怒上心头,就想动手。

    不过下一刻,张义仁说出的话,就把他定在了原地:“他说给你那么多,你就拿,你知不知道,这种金额一旦超过三万块,可是属于重大案件的,进入蹲个十年八年的不成问题,你还真敢要,你说你是不是傻?”

    其实张义仁也是瞎胡扯,他对法律条款并不清楚,他知道这种事情如果追究起来,的确可以往敲诈勒索上面靠,不过,到底多少钱才会立案,判多少年,他都是不清楚的,只是瞎扯出来吓唬对方的。

    他相信对方也根本不懂法律,因为从对方开口要钱,他就知道对方不懂法,捉奸这种事情,不违法,但是索要钱财,那可就有敲诈勒索的嫌疑了,懂得法律的人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果然,那男人被吓住了,愣了半天,憋出来一句话:“他妈的,那我老婆就被白睡了?凭什么啊?!”

    是啊?!凭什么啊?!凭什么老实男人辛辛苦苦的赚钱养家,为家里做了那么多事情,却被老婆认为是不解风情,不懂浪漫,被那些专门骗女人的男人用手段骗去白睡,凭什么呀?!

    张义仁很理解这哥们儿的郁闷心情,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哥们儿,消消火。我一开始就说过,这事儿是我朋友做的不对,该赔偿的一定要赔偿,但是这事儿也不能做过了,如果金额过大,真的成了刑事案件,你也不想进去坐牢吧?到时候可不是咱们决定的,人家派出所也有任务的,为了完成任务把你抓进去,到时候你冤不?”

    那男人现在已经彻底被张义仁牵着鼻子走了,他点了点头,一副十分受教的表情。

    “那就这样说定了,两万块你拿着,算是补偿,这件事就此一笔勾销。毕竟这事儿我朋友也是半个受害人,咱都不想把事情闹大,这事儿可不能传出去,要是真的成了敲诈勒索案,你也不好过。”

    “嗯,好。”那男人已经彻底没有了自己的主见了。

    “走吧。”张义仁见到事情已经办妥,转过身冲着陈林招了招手,带着他离开了房间。他们出来的时候,屋子里的一帮人看着,可是没有一个人敢乱来一下。

    直到出了酒店,重新坐上出租车,张义仁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别看他刚才表现得镇定自若,其实他一直捏着一把汗——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可是中国人十分在意的,他很担心刚才那男人会一时冲动,动起手来,那样事情可就不好收拾了。

    毕竟他不是真正的黑涩会,带来的也只是一帮在夜场里帮他忙的小年轻,真的打起架来,他可不敢保证这些人会全力出手,更不敢保证这些年轻人有多少战斗力,万一这帮小子跑了,他可就要挨打了。

    好在,他镇住了场子,一通忽悠下来,把对方给忽悠瘸了,把事情也给圆满解决了。

    坐上车之后,张义仁冲着陈林问道:“先找个地方把脸上的伤处理一下,再送你回去?”

    “先找个地方吧。”陈林现在鼻青脸肿的,回家被老婆孩子看到的话,是真没办法说清楚的,还是先找地方处理一下比较好。

    张义仁知道陈林是个要面子的人,就掏出了一千块,交给了跟着一起上车的年轻小伙子,道:“你带着他们,去好好吃一顿,让大家吃好玩好,我这边还有事情,就不跟你们一起去了。”

    张义仁带着陈林去了一家诊所,又是冰敷又是擦药水的,还多花钱让医生帮着给按摩了快一个小时,可是这样殴打造成的瘀伤,哪里可能是一个小时的按摩就治好的?陈林脸上的瘀伤,虽然减轻了不少,但是还是很明显的。

    “你这明天上班怎么办?”张义仁关切的问道。这么好的拉近关系的机会,他当然不会错过,他在设身处地的替陈林思考。

    “我今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再按照医生给的办法,敷一下脸吧,希望有帮助,实在不行,就请两天假。”

    “现在送你回去?还是找个地方吃点饭,喝上一杯?”张义仁问道。

    “找个地方喝一杯吧?今天真他妈点背。”陈林骂了一句之后,又道:“仁哥,今天可真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还真不好脱身。”

    “不说这些了,找个地方,好好喝一杯。”张义仁拍了拍陈林的肩膀——要知道,以前陈林几乎不会接受这样的身体接触的,一直都是拒人以千里之外的姿态。

    两个人搭车来到了张家村附近的一个大排档里,点了烧烤和啤酒之后,喝了起来。其实不管是张义仁还是陈林,对吃的这些,已经不是很在意了,点吃的,只是为了喝酒而已。

    一开始两个人还是在瞎扯一些最近的趣闻轶事,都很心照不宣的没有提刚才酒店里的那档子事儿,张义仁是为了照顾陈林的面子,陈林自己也不好意思说那么丢人的事情。

    两瓶酒下肚之后,张义仁觉得状态差不多了,就开始聊起了他之前在东莞的事情,聊女人,是男人之间的永远不会过时的话题。

    不过,张义仁聊这个,只是一个引子而已,他先是从东莞夜场的那些八卦,很自然的聊到了他在东莞开公司的经历,他讲起了喀秋莎烈酒,还说起了自己如何推广喀秋莎烈酒的细节。

    张义仁故意装出一副醉意朦胧的样子,把这些事情说了出来,其实是有目的的,他这次帮陈林脱身,这人情说小不小,说大其实也不大,人家给点钱,意思一下,感谢也就算到了,不过,如果他能展现出自己的能力来,让陈林觉得他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那可就不一样了。

    之前他不讲自己开公司的事情,是因为在夜场酒桌上,这些话大家都会觉得你是在吹牛逼,没几个人当真,但是现在这种情况,说出来可就不一样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