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快穿:我只想种田》全文阅读 第905章 天残(彼此确认下眼神,都是天残人,三更)
    本站域名:"qianqianxsw.com"
    山水既江山,蔺珩这人擅长判断别人价值,如果他的欲望转变了,图谋帝国统治,那么别人在他眼里的价值自然变了,比如——都是棋子,皆可牺牲。

    上闻雅致是在点出蔺珩如今对帝国江山的图谋,也点出他对上闻家族的小动作,更点出他们都已非当年故友。

    立场若是敌对,那就是敌人了。

    “算年纪,这三个人当年在帝国应该都是领袖风华的人物,认识或者结交为友也不奇怪,但现在看来友谊的小船已翻了好几番,起码上闻雅致跟蔺珩是不能修复的。”

    秦鱼甚至通过这三人的微表情判断——蔺珩这厮当年还算年轻,也没有如今这样大的权势,然而其余两人当年都有天然的顶级出身,蔺珩应该利用他们得到过一些政治上的利益,至少利用过上闻雅致。

    但今天为什么来接她呢?想修复下友情,还是继续利用?

    要么就是...谈生意?秦鱼瞥了那二十艘大船一眼。

    对于上闻雅致的话,蔺珩的回应也很直接,“物是人非就是物是人非,时间久了,东西腐朽,人也老了。”

    他看了上闻雅致一眼,淡淡道:“一个女人不必过度分析一个男人的话,他就是在讽刺你老了,没有当年年轻。”

    河图王苦笑,刚要解释自己的清白。

    上闻雅致稍稍扬眉,“天下的男人么,多看的女人皮相,虽平庸肤浅,但总比连女人皮相都不看的男人正常一点,话说蔺相还跟当年一样病入膏肓无药可医?”

    顿了下,她撩了眉眼,嘴角噙着微妙的笑。

    “我指的是你碰不了女人这件事。”

    河图王错愕,下意识去看边上的人,仆从都不在边上,但如果武功好听力好的,估计都听到了——比如武道大师级别的俞庆。

    其余的应该还好。

    俞庆是蔺珩的人,当然不敢说什么,只脸色微变,低下头。

    倒是后面的秦鱼一副正常好奇的样子——没错,她听到了,但装作没听到又很想听的样子。

    妖朽呢,她说蔺珩怎么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呢。

    “没想到他竟是个天残!桀桀!”

    秦鱼对黄金壁如此说,但黄金壁不知道为什么回了一大排小数点,不知道是几个意思。

    对一个男人而言,上闻雅致的攻击是尖锐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