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愿你青春无悔》正文 第970章 你也出去
    侯冰獠拍了拍手,一边整理着床上的药箱,一边幽幽地说:“急什么,限定时间,不是还没到么。”

    光头男恼怒的说:“限定时间只剩下最后一个星期了!你看看你现在这副德行,像是能完成任务的样子吗?死残废!”

    侯冰獠的眼神瞬间变得凌厉起来,抬起头冷冷地望着他。

    “你刚刚叫我什么?”

    光头男被他的眼神看得有些发寒,不禁后退了一步,咽了口唾沫。随即摸了摸腰上别着的手枪,似乎心安了一些,壮着胆子道:“说的就是你呢,死残废!”

    “告诉你,要是你一个星期不能完成任务,范老板就会去你们组织投诉你!最低期限日期内不能完成任务在你们杀手团里会有什么惩罚,你心里应该明白!”

    侯冰獠没有说话,还是死死地瞪着他。

    光头男看了看侯冰獠浑身的伤痕,更加肆无忌惮了,轻蔑的说:“怎么着,瞪我啊?你现在就是个残废,叼个毛啊?”说着,他从腰上拔出了手枪,指着侯冰獠,得意的说:“来啊臭小子,有种再瞪老子一个试……”

    话未说完,侯冰獠已经瞬间一个闪身消失不见。

    光头男瞪大了眼睛。

    人呢!?

    紧接着,光头男就感觉到背后一阵阵的发凉,这种感觉是他从来没有过的,就像是整个人坠入冰窖一般。

    “扑哧”一声轻响之下,一把黑色的匕首从光头男的背后刺入,从他的前胸伴随着鲜血穿了出来。

    光头男满脸不可思议的低下了头,看着自己胸口上露出来的匕首。

    怎么可能!?他不是已经瘸了吗?怎么可能还会有这种速度!

    侯冰獠把下巴靠在光头男的肩膀上,凑到他的耳边,阴沉沉的说:“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我的面前罗里吧嗦的?”说完,他拔出匕首,轻轻一推,光头男身子就软了下去,双目瞪得老大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杀完光头男之后,侯冰獠把他装进了一个麻袋里,然后很随意的踢到了自己的床下。

    做完这些事之后。他又坐到床边,低着头目光忧郁,盯着自己那把沾血的“獠牙”,喃喃道:“一个星期……”

    ……

    “看起来,病人恢复得很好,伤口也没有感染。”医生站在床头,夸赞地说道:“作为一个女孩子,你的体质真是我所见过的最好的了。仅仅才过去两天而已,竟然能够恢复得这么快,连我都没有想到。”

    尧悦淡淡的笑了一下,脸色虽然已经很苍白,但却比平时更显得干净可人,令医生都不禁在心中惊叹这位少女的美丽。

    蓝伶开心的说:“哈,那她还需要多久可以出院?”

    “这个……”医生顿了一下,说:“最好还是要观察观察吧,虽然说病人恢复得很快,但身体还很虚弱,毕竟是女孩子嘛。就算是男生,受了这样的伤,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好的。万一出去以后又出现了什么问题,不是又要再来一趟了?”

    “啊……”蓝伶有些失望,说:“那还要多久?”

    医生说:“我会开一些养身体的药的,如果快的话……一个星期左右吧。关键还得看病人自己。”

    “喔喔喔,这样啊……”蓝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好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有事可以随时叫我。”医生微笑着说道。虽然他也很想在这个病房多待一会儿,毕竟这个房间里可是有四个小美女啊!但他还有很多病人要去巡视,而且也总不能一直赖着在这不走不是?

    “好的,谢谢你了医生。”小凝站起来礼貌的说道。

    “呵呵,不客气。”医生说着,恋恋不舍的看了这个房间一眼,然后就走出去了。

    “哎,尧悦,看来你又要在这个地方住一个星期了。”蓝伶耸了耸肩,有些无奈的说道。

    尧悦笑道:“住一个星期就住一个星期呗,又不是没有住过。”

    “你不是不喜欢医院的味道嘛。”蓝伶耸了耸肩,悠悠的说着。

    “那是以前,现在,我都已经习惯了。”尧悦显得很释然。

    这时候,蓝伶那平坦的小腹突然传来了“咕咕咕”的叫声。

    “唔……”蓝伶捂了捂肚子,嘟着嘴道:“好饿喔……邢宇死哪儿去了也不知道,不是说好了会给我们送饭的嘛。”

    小凝声音柔柔的说:“邢宇跟季南最近都在为暴亨力的事情忙碌,我们应该理解他们嘛。”

    “唉,小凝,你就是人太善良了,什么事都为别人着想。”蓝伶撇了撇嘴说道。

    尧悦微微一笑,说:“如果你们饿了的话,就都下去先吃点东西吧。”

    许艳婷道:“那怎么行,怎么能留你一个人在这里。”

    “谁说只有我一个了,不是还有象么。”

    说着,坐在一旁窗户边上的象转过了头,冲几个女生露出了一口白牙,加上一脸白痴一般的笑容……

    几个女生都呆了一下,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那你们去吧。”小凝对许艳婷和蓝伶说:“我在这里陪尧悦,毕竟有些事情男生不太方便。”

    “那你咋办?”

    “没事啊,你们待会给我们打包回来不就行了。”

    “唔……”

    “不用了,小凝。”尧悦微笑着说:“你也一起去吧,有事的话,我会叫护士来的,没关系。”

    “可是……”小凝有些犹豫。

    尧悦打断了她的话,说:“离这里两条街的地方,有一家龙腾酒楼。上次季南带我去过那里,那里的秘制燕窝汤我特别喜欢喝。”

    “麻烦你们了,帮我带一份就行。”

    尧悦紧紧盯着小凝。

    小凝微微张口,似乎想说什么,但又欲言又止。

    “好吧……”

    几个女生出了病房,就剩下尧悦和象在房间里。

    过了一会,想着几个女生应该差不多已经走远了,尧悦又突然说道:“象。”

    象转过头来,憨憨地道:“有事吗,悦姐。”

    尧悦说:“你也出去。”

    象说:“那怎么行,南哥让我在这保护你的。”

    尧悦说:“你守在门外,不也一样么?”

    “呃……”象摸了摸后脑勺,犹豫了几秒,然后站了起来,“好吧,那悦姐你有事记得叫我。”说着,象就朝着门外走去。

    他那两米多高的背影,简直就像是一个巨人。

    尧悦沉默着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突然又叫道:“象。”

    象刚抓住门把,又停住了脚步。

    “还有什么吩咐吗,悦姐。”

    尧悦看着他,说:“如果小凝她们提前回来的话……”

    “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替我拦住她们。”

    象偏头看着床上的尧悦,沉默了好几秒。

    “好。”说完,象也没问为什么,推门走了出去。
为您推荐